粉丝数百万集资屡见不鲜第三方应援平台如何应

粉丝数百万集资屡见不鲜第三方应援平台如何应

详情介绍

  “内娱饭圈正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小到两三个粉丝的应援站都能发起集资。相较于应援站卷款跑路的风险,粉丝平台面临的最大难题其实是项目执行不到位,因为你很难界定这笔资金是怎么使用的。”

  谈起最近沸沸扬扬的粉丝应援问题,饭圈热门粉丝社区平台桃叭的创始人郑明贵对数娱君表示。

  近日,因为何炅一年前一番关于收礼的话,网友们顺着线索挖出了大瓜:湖南卫视老牌综艺几位知名主持以及节目幕后工作人员长期收取明星粉丝众筹的礼物,这些礼物普遍价值几千甚至上万元,其中不乏大牌奢侈品。

  紧随其后,网友们又“顺藤摸瓜”,发现节目相关商家的应援物大幅溢价,从中获利。随着人民网评等官媒出面点评、湖南卫视发布声明将展开自查,野蛮生长的粉丝应援产业链,突然被推到了舆论前线。

  “偶像类艺人通过节目形成流量大爆发,原先的粉丝应援力量已经不足以匹配其现在的流量,粉丝们会主动寻求外援协助项目落地。”郑明贵向数娱君介绍,“桃叭作为粉丝平台,希望解决的就是这类痛点。”

  但这几年,粉丝应援集资数额越来越大,百万、千万级别金额的经费不在少数,因为应援集资出现矛盾的情况时有发生。

  2018年《创造101》成团前夕,有消息称疑似吴宣仪的站姐挪用集资款项“喜提海景房”。同年某剧杀青之际,邓伦全球后援会集资9万元,却用烧饼招待剧组,令粉丝大为不满,最终后援会高层引咎辞职。

  即使是在桃叭这样的第三方平台上,也有个别应援站项目拖拉执行、导致粉丝收货时间过长的情况。

  种种乱象不断给粉丝应援相关产业链的风控措施提出新要求。郑明贵认为,总体来看,当今粉丝应援、经费筹集等已进入合规化阶段,这就要求平台方通过不断收集粉丝需求、持续更新迭代,同时对饭圈行为进行一些正向的引导。

  应援文化起源于日韩,但内娱明星的后援会颇具本土特色:不仅规模庞大,数量还非常惊人。

  在新浪微博随意搜索“艺人名字+后援会”,会发现加V认证的“xxx后援会”、“xxx全球粉丝后援会”不止一个,“xxx后援会某地分会”更是数不胜数。

  不同于日韩艺人普遍与经纪公司签约,国内艺人倾向以个人工作室为主,缺少大经纪公司作支撑,艺人对粉丝缺乏把控力,但粉丝需要管理和调动,因此,各种各样由粉丝自发组织的应援站应运而生。

  “和日韩艺人官方认定的粉丝俱乐部不同,国内明星众多体量不等的应援站是内娱特色。”郑明贵向数娱君介绍。

  应援站的成长模式大同小异,通常是粉丝各自抢注应援账号,在竞争中优胜劣汰,直到影响力做大以后被官方工作室收编;有的工作室还会派人入驻后援会高层,或将账号回收,以便官方直接运营。

  “大量的散粉需要意见领袖(即粉头)来解决很多应援活动问题。这种情况下,即使不是官方后援会,在饭圈内具备较大影响力的粉头也会被推上指挥台。”郑明贵介绍。

  某种程度上,桃叭正是为了因为这样特殊的应援文化而诞生的。郑明贵说,桃叭的定位是为有执行能力的应援站长们提供方案服务。

  据郑明贵回忆,最早期时普通粉丝会直接向应援站长个人账户进行汇款,这种方式风险大且不可控。后来,饭圈开始使用淘宝、微店等电商平台或社区团购平台,但会带来虚假发货问题。随着专注粉丝运营的第三方平台Owhat、桃叭等兴起,粉丝集资形式进入第三个阶段,逐渐走向合规化。

  通常情况下,艺人粉丝一年至少会进行两次应援,分别在艺人生日和出道纪念日。此外,当艺人出新专辑/新电影等作品时,粉丝也会自发筹集经费统一支持。而对于选秀艺人来说,除这两种情况外还需要进行额外的打投。

  生于草莽,但随着运营持续而运作越来越规范,这是许多粉丝应援站的特征。甚至在有些项目中,粉丝应援比明星的官方团队表现得还要敏锐和专业,并带动了第三方平台的成长。

  今年初疫情期间,不少粉丝了解到武汉封城消息后,迅速组织经费筹集、进行物资捐助。王一博等头部流量和刘德华等成熟艺人的粉丝群体发现平台处理效率较高,便选择通过桃叭进行款项筹集,广大中长尾艺人的粉丝也闻风而来。

  彼时,桃叭正式上线不到三个月。随后,《青春有你》第二季等选秀节目热播,绝大部分选手的粉丝都使用桃叭进行打投服务,桃叭在饭圈内的普及率进一步提升。

  “不同于传统的电商平台,桃叭为粉丝提供和实施创意方案,所有支持者的付费应援属于捐赠行为,并非买卖行为。”郑明贵介绍。

  根据数据博主@SNH48-饺子榜统计,近年来,偶像类选秀节目的出道位通常与粉丝花钱打榜投票的结果相关,而粉丝的集资能力则远远突破了人们的想象。

  例如,《创造101》播出时,孟美岐和吴宣仪两人的粉丝集资共超过2000万元,而今年的《青春有你2》中,刘雨昕一人的粉丝集资就超过了1400万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流量艺人的粉丝基数大,其中不乏许多有经济实力的“大佬”,要达成这样高的金额并不困难。

  有接近内娱粉丝后援会的人士就向数娱君透露,其实现在粉丝集资单笔数百万的已经屡见不鲜。许多粉丝甚至将集资的过程当作一种团建,享受其中的团队氛围感;也有粉丝表示,有时会和对家较劲,比拼谁最终集资金额更高。

  郑明贵指出,如今粉丝越来越注重集资过程中的细节操作,更出现了许多玩法升级。

  一种常见的玩法是:选择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battle,两家你来我往竞争激烈,从而刺激粉丝更加快速投钱。应援站长们之间会提前协商好规则,再发起活动链接交给平台审核。

  郑明贵介绍,最近粉丝又发明了一种系数玩法。“举个例子,三线和四线艺人的粉丝对决,按一定的比例(如1:2、1:3)来投钱PK,直到双方各自集资完成,获得共赢。”

  为了应对不断出现的新玩法,桃叭的运营团队也在有意识地招募一些粉头,继续深挖粉丝群体的需求特征,做好产品迭代的准备。

  作为第三方平台,桃叭有意识地统计了粉丝画像:大部分用户都是年轻偶像类艺人的粉丝;应援站长多为24岁以下的在校生,也不乏未成年人。

  粉丝在出资参与应援项目时,桃叭会警示不允许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进行购买。但郑明贵坦言,大部分未成年人常使用父母的手机或支付账号登陆,管理存在诸多难点。

  当出现未成年人的应援纠纷时,桃叭作为平台进行介入,应援站也会视情况做退款处理。但是,如果遇到创意方案已经落地完成的案例,退款就会陷入两难境地。

  “在年初《青春有你2》播出期间,有位13岁的用户连续购买了十几笔,共花掉父母8000多元。”谈起未成年人应援的风险案例,郑明贵记忆犹新。

  为此,平台方还曾专门咨询过法务,最终妥善解决。“像这种极端案例,平台更多是做事后处理,家长的监督其实非常重要。”

  今年11月,桃叭通报了一起应援站未及时履约事件。郑明贵告诉数娱君,这位应援站长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跑路,而是拖拉执行。最新事件反馈是只有部分粉丝收到了购买的物品,平台工作人员仍在追溯相关邮寄单号。

  “这个案例比较特殊,因为对方发货了,但应援站不回应具体哪些少发货/漏发货。一个好消息是,平台已经冻结了相应的资金,兜底方案是钱可以追回。”

  应援风控一直是桃叭的重点工作。郑明贵介绍,桃叭在“防跑路”环节设置了安全认证,对每位发起筹资活动的应援站长有信用评分(信用较差/较好/中等),通过考察应援账号的长期更新情况,结合管理员和两位监督员的芝麻信用、人脸采集、公安信息比对等等,降低跑路概率。

  桃叭甚至推出了一项类似保险的业务,当付费应援项目出现问题时,平台会对粉丝进行理赔。

  上述应援站未及时履约的事件中,购买这项业务的粉丝可按照相应的流程等候平台退款。

  但在经过这次事件后,郑明贵也为平台管理提出了新的设想。“往后可能邀请官方后援会合作,作为应援站在桃叭的管理理事会成员,他们有权查看应援站的关键信息,介入案件协调。如果官方后援会也无法解决,那么平台会安排法务配合处理相关事宜。”

  最近湖南卫视的收礼问题引爆热搜。事件起因是因为何炅一年前在节目上一番关于收礼的话,引起豆瓣网友发帖讨论《快本》几位主持和幕后工作人员收取粉丝应援礼的问题,多数礼物价格不菲,舆论极速发酵。

  “花了钱还被骂”的粉丝深扒应援款项明细,发现事件背后疑似存在多个受益方,而某餐饮商家无实物仅有部分返图的做法,也让粉丝们对资金的真实流向更为担忧。

  无独有偶,2018年9月,由邓伦全球后援会发起线万元资金用于某剧杀青宴,结果在@邓伦全球后援会的微博返图中,粉丝们却发现现场仅有一桌烧饼和几瓶饮料,而后援会提供的账目明细也漏洞百出,引来一片骂声。事件最终以相关后援会高层退出才得以平息。

  对应援账目现状,郑明贵介绍:其实在一些日常应援活动中,账目明细也几乎是所有应援站的敏感话题。

  “首先,影响力大、职务健全的应援站,其财务也比较规范化,但不意味着账目明细更加透明,因为数据透明会被对家监控,这中间存在某种竞争关系。”郑明贵向数娱君分析,“其次,小的应援站人力有限,记账工作比较繁杂。另外,也存在一些灰色地带的站长不愿意公开账目,还有一些数据不适合公开,比如粉丝会为艺人刷量。”

  针对前述的账目乱象,桃叭也有规定:明晰的应援记账可为应援站的信用评级加分,而应援站的信用等级越高,粉丝购买“安心应援”服务的费用越低;反之,当应援站信用等级低时,平台也会为用户预警。后续桃叭还会考虑将应援站的信用等级和保证金直接挂钩。

  “作为平台,我们希望通过功能改进来规范饭圈的行为,包括桃叭和党支部合作,也在试图进行一些思想建设和引导。总之,希望做成行业标杆吧。”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