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骗!需婚恋登记信息查询全国统一平台!

防骗!需婚恋登记信息查询全国统一平台!

详情介绍

  “剩男剩女”一直是青年关注的话题,甚至已经成了近几年的社会问题。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有一份关于青年婚恋的提案。

  《关于倡导婚恋新风、加强情感疏导工作、同时开放全国统一的婚恋登记信息查询平台的建议》

  参考公安部全国公民身份证信息系统,由民政部联合相关单位共同搭建全国统一的婚恋登记信息查询平台,保证婚恋网站和婚介服务机构能有效甄别客户婚姻状况。

  各级共青团应发挥组织优势,全面结合互联网新技术和新手段,持续开展丰富多彩的线上线下青年联谊活动。

  由共青团中央、民政部等牵头,在青年中积极推动移风易俗、倡导文明婚恋新风;同时,共青团中央等联合国内心理学领域的顶尖院校,针对青年从恋爱、结婚到婚后育儿等阶段易产生的各类情感问题,制定专业的干预措施。

  “很多青年是‘被单身’的。”谈剑锋在《建议》中指出,工作繁忙、交际面窄是青年单身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越来越多的青年开始借助婚恋交友平台尝试线上相亲。”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两大知名婚恋平台“世纪佳缘”和“百合网”的注册用户合计已达3.1亿,全国婚介服务机构约有1.8万家,从业人员约20多万人。

  5月20日,有缘网发布《2020年“后浪”婚恋观报告》显示,53.2%的“后浪”认为直播相亲、云相亲是未来线上婚恋的趋势,希望能有更多的婚恋厂商开发出适合他们的线上相亲产品。

  但在单身青年通过注册婚恋平台会员以及尝试不同社交交友App进行“自救”的同时,诈骗者们也快速“嗅”到这一“商机”,以此为“创收”渠道,放长线“养猪”诈骗,“养”得越久,诈骗得越狠。

  今年初,重庆市民李先生报警称,自己向没见过面的网恋女友多次转账后,被拉黑。

  办案民警通过分析李先生提供的信息以及追踪资金流向后发现,“女友”竟是男性,且为团伙作案。

  他们假冒年轻漂亮女性,在各类婚恋交友平台上选定“目标”后,通过长时间与受害者聊天、骗取信任,索要红包或开展以网络交友诱导投资赌博类型的诈骗活动。

  疫情期间,28岁的小琳在网上认识了“高富帅”马某。短短几天,两人确定了男女关系,此后,马某称由于网络问题无法操作“比特币”投资,希望小琳帮忙操作一次。

  第一次操作后,15分钟内,账户余额涨了1万多元,小琳心动不已。从一开始只投1万元到不断加码至140多万元,小琳越陷越深。正当她做着发财美梦的时候,马某突然失联了。

  单身人士为何屡屡成为诈骗者的“盘中菜”?对此,谈剑锋表示,“婚恋交友平台上用户找伴侣的急切需求,给了诈骗滋生的温润土壤。”

  2017年,某互联网平台创始人苏某留遗书称受不了在某婚恋网站相识的前妻翟某骗钱、威胁后选择跳楼。网站上,翟某的婚姻状态为“未婚”,但实际已有两段婚史。

  再如,河南籍男子陈某先后与4名受害者分别在北京、山东、内蒙古、河南,通过“合法”手续办理了结婚登记。

  “婚恋网站和婚介服务机构客户的个人信息都是客户自行填写。”谈剑锋认为,没有可供查询、核实的专业渠道,让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从而导致“骗婚”“重婚”事件。

  因此,他建议,参考公安部全国公民身份证信息系统,由民政部联合相关单位共同搭建全国统一的婚恋登记信息查询平台,保证婚恋网站和婚介服务机构能有效甄别客户婚姻状况。

  两会会场外,人们也在热议“脱单”线日,中国青年报社、中国青年网联合百合佳缘集团举办的“从诚信婚恋到诚信社会”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就《建议》中青年为何“被单身”、团组织如何办好交友活动以及如何搭建婚恋交友信息平台等问题展开探讨。

  “‘搭建统一的婚恋登记信息查询平台’的建议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一网通办’理念吻合。”座谈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蒋颖表示。

  谈剑锋在《建议》中也提出,各级共青团应发挥组织优势,全面结合互联网新技术和新手段,持续开展丰富多彩的线上线下青年联谊活动。他认为,除了交友活动形式上的转变,活动理念也需要与青年保持同频共振。

  “联谊活动也需要关注后续服务,例如,对青年正确婚恋观的引导以及婚恋危机的帮扶解决等。”北京市直机关团工委委员刘军表示。

  谈剑锋在《建议》中对此也有论述,他提议,由共青团中央、民政部等牵头,在青年中积极推动移风易俗、倡导文明婚恋新风;同时,共青团中央等联合国内心理学领域的顶尖院校,针对青年从恋爱、结婚到婚后育儿等阶段易产生的各类情感问题,制定专业的干预措施。

  事实上,共青团对青年婚恋问题一直很关心。在《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青年婚恋也是很重要的一块内容。其中提到:

  切实服务青年婚恋交友。支持开展健康的青年交友交流活动,重点做好大龄未婚青年等群体的婚姻服务工作。规范已有的社会化青年交友信息平台,打造一批诚信度较高的青年交友信息平台。依法整顿婚介服务市场,严厉打击婚托、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充分发挥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的作用,为青年婚恋交友提供必要的基础保障和适合青年特点的便利条件。

  团浙江省委成立婚恋交友事业部,借助“亲青恋”平台,团浙江省委打造“团干+社工+志愿者”的模式,由专职团干负责统筹工作,由专职社工负责具体实施,由被称为“公益红娘”的志愿者提供一对一服务。

  河北团组织自2017年开始瞄准青年婚恋的现实问题,按照《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对青年婚恋工作的相关要求,为大龄单身青年当起了“红娘”。

  几年来,在充分调研省内青年婚恋状况的基础上,河北省市县三级“团团红娘”共举办婚恋交友活动千余场,参与青年超过10万人。

  中央国家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团委书记们自发成立了“红娘汇”,团干部们当起了红娘,志愿为单身青年婚恋交友服务。

  不管怎么说,让青年们脱单是大事,期待委员的提案能够落地,让更多单身青年受益。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