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套演员曾和李连杰一起拍戏 为谋生被毒贩利用

龙套演员曾和李连杰一起拍戏 为谋生被毒贩利用

详情介绍

  镜头对准曾湘凯时,他委靡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他曾经是一个对镜头寄托了梦想和希望的群众演员。

  曾湘凯跑了4年“龙套”,参演的第一部电影由着名导演程小东执导,在他以往的小圈子里,被称为“最帅群众演员”。

  但他的人生没有如周星驰一般从“龙套”逆袭为“大腕”。今年5月,一名毒贩给了曾湘凯一个“骡子”(运毒的工具)的角色:用身体藏毒品,从缅甸运到长沙。

  让曾湘凯始料未及的是,长沙警方终结了这部“大戏”。5月8日,曾湘凯在黄花机场被警方抓获。警方从其肛门、胃内中取出4500余粒。

  至今,对自己的演艺之梦,曾湘凯仍无法释怀。他说,他认为自己的遭遇只是一场电影。剧终之后,他仍会继续自己充满理想的人生。

  “我是一个演员。”曾湘凯反复念叨着这句话,不停地搓着自己橘黄色囚衣的衣角。

  有一次,公司接待一个外国参观团,曾湘凯负责为外宾做工艺演示。事后,一个老外走到他身边,对他说了一句“thankyou”。“我听成了fuckyou,就回敬了一句。”当天,曾湘凯就被开除了。

  曾湘凯从未如此认真地对待一份工作。为此,他常常躲在戏棚附近看明星演戏,每天回到家中就对着镜子练习哭泣和大笑。只要有戏开拍,曾湘凯都要去现场蹭戏。没戏拍的时候,他就打电话给“龙头”(招募群众演员的负责人)揽活干。

  此时,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或自己想办法回国,或帮忙“背药”、捞笔钱。“背药”就是运送毒品,像曾湘凯这类人被称为“骡子”,即运毒的工具。

  曾湘凯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看电视了,尽管看守所给在押人员提供了条件。“他们(看守所里的同监)知道我参演过电影。”曾湘凯不看电视,是怕被人笑话,

  曾湘凯说自己“一直是没有话语权的龙套演员”,他的人生却称得上“跌宕起伏”。

  “我有个幸福的童年。”曾湘凯出生于湖南怀化农村,早年家中采矿,家境殷实。

  曾湘凯上小学后,矿上资源慢慢枯竭,父亲关闭了矿山,没有另谋出路,酗酒赌博,坐吃山空。他记得有一年开学,父亲输光了所有积蓄,还是母亲把稻谷卖了才换来学费。

  进入初中后,曾母只得到沿海打工,父亲则“还没有从酒醉中醒来”。曾湘凯和奶奶一起生活,学习成绩也开始下滑。

  曾湘凯念完初三,弟弟刚好升初中。考虑到母亲的收入只能供一人读书,曾湘凯决定辍学打工。曾说,在他们那个村,能念完初中,已实属不易,“不想让母亲为难,更怕弟弟日后有想法。”

  2001年夏天,刚满16岁的曾湘凯甚至都没有去学校领取初中毕业证,便径直去了建筑工地搬水泥。半年后,他被晒得脱了一层皮。看到村上同龄人都去沿海打工,他也想走出去。

  第二年春节中的某一天,母亲把家里的鸡鸭宰了,做了一顿丰盛晚餐为他送行。次日凌晨4时左右,母亲送他坐上了去温州的绿皮火车。

  这是一趟怀揣梦想的旅程,曾湘凯的规划是“成为创业狼,功成名就后落叶归根”。

  到温州后,曾湘凯摆过地摊,进过工厂,还曾在一家外贸公司当技工,当时他一个月的工资有3000余元,住两人间的套间,房间内还配有电视、空调。

  对于这段日子,他在网络日志里感慨,“穿越火线岁月里,辛酸枯涩,几人知晓,从菜鸟发展到有点成就的菜鸟,不容易,偷偷抹泪中”

  然而,这份让他引以自豪的工作没能保住。有一次,公司接待一个外国参观团,曾湘凯负责为外宾做工艺演示。事后,一个老外走到他身边,对他说了一句“thankyou”。“我听成了fuckyou,就回敬了一句。”当天,曾湘凯就被开除了。

  发展:“小龙套”的五线年,经人介绍,曾湘凯去北京当了押车保安。一个月后才知道自己当的是黑保安,一分钱也没拿到。

  “今天,要和李连杰一起拍戏。心里特别激动,从进入中影大门开始到拍摄现场,整个人都处于亢奋当中。我三步跨作两步蹦过去,想和偶像合张影,居然被保镖给拦住了。既然不能合影,我就拍张照片留念总可以吧,掏出手机正准备拍,这时,一个声音把我从夏天带到了冬天,那个谁,你不知道现场不能拍照啊。说着就要过来没收我的手机,我立马带着手机往人多的地方跑。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龙套演员必须全国各地到处跑,作息不规律。曾湘凯的身体吃不消,患上了严重的胃病,体重从150多斤骤减至110斤。

  “当时,民警劝说老板,他却像丢垃圾一样啪地往桌上甩了500元。我一把将钱扫在地上,让他滚蛋。”曾说,他可以无傲气,但不能无傲骨。北漂再苦再穷,他也从没要求人施舍。当时,他只有30元,民警给他凑齐了返乡车费。离家10年后,曾湘凯第一次想到了自杀,但想到母亲,他打消这个念头。

  回到家,母亲筹钱为他治疗了手上的伤和胃病。后来,曾湘凯在QQ空间里记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一路走来,遍布荆棘,遭遇坎坷,周身是挖苦跟嘲笑。前方是希望还是绝望?世界好无奈,为了将来努力去拼去闯,回报我的只是满身的伤。为了自己的梦在外流浪,立志做一匹创业狼。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因为身边的人或多或少欺骗过你,有善意的欺骗,也有不怀好意的。好累。”

  想演警察的曾湘凯,最终,却和警察的演上了“对手戏”。他说,他不是这场戏的主角,而是毒贩设计的棋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