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叔:国学启蒙要俯下身蹲在孩子面前抬着头问

凯叔:国学启蒙要俯下身蹲在孩子面前抬着头问

详情介绍

  11月28日,第四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数百位学术大家、文化名流以及政经、传媒、公益等领域精英人士共聚一堂,与全球网友一同见证这一顶级文化盛典。百岁翻译泰斗许渊冲、著名作家冯骥才等致力于中华文化传承的杰出人士,中华文化促进会、中国文化书院等机构,电视剧《清平乐》、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戴老师魔性诗词课》、凯叔讲故事国学系列音频等项目获得全球华人国学传播奖。24部学术著作获全球华人国学成果奖。本届国学大典增设的国学新秀奖则由10位优秀青年学者共享殊荣。而最受瞩目的全球华人国学终身成就奖,则被授予两位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学者:许倬云与陈来。

  国学传播奖之卓越传播力奖获得者,“凯叔讲故事App”创始人、原央视著名主持人王凯凯叔先生在颁奖典礼现场

  国学传播奖之卓越传播力奖获得者,“凯叔讲故事App”创始人、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凯叔在颁奖典礼现场接受了凤凰网文化的独家采访,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文化:凯叔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来参加第四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的颁奖礼。您尝试过不同类型的国学的教育和科普,您说过三国、水浒,也说过诗词,您能跟我们简单说说这几种不同的尝试效果怎么样?哪一种最受孩子们欢迎吗?

  凯叔:2020年是“凯叔讲故事”创立的第六年,我们为0到12岁的孩子提供启蒙教育、语言教育以及国学教育服务。最早我是从给孩子讲绘本故事开始的,《凯叔西游记》是我为孩子原创的第一部内容。为什么叫原创?我们是深度的改编原创或者叫原创性的改编。如果把原著《西游记》直接讲给孩子听,按照原著的讲法肯定是不可取的,因为这不是一个儿童故事。在这部巨著里边有很多血腥、宗教、暴力的内容。但是把这些东西滤去给孩子讲,会发现它好像不完整。所以既要把逻辑补齐,在很多地方要做一些修饰,又要把它变成一个呈阶梯状的,可以让孩子在内容当中获得成长的,像教材的一样的东西,孩子还要喜欢。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艰难的,所以《凯叔西游记》我一个人整整研发了三年的时间。但你会发现这样一个内容已经影响了几百万个孩子,仅在“凯叔讲故事App”里面,就有600多万个孩子在反复收听。如果在全网来看,那这个量就不得了了。

  当我们形成了一些创作“心法”之后,又有了《凯叔三国演义》《凯叔水浒传》,明年年初《凯叔红楼梦》也会上线,四大名著就齐了。这是做名著的系列,做诗词又不一样。孩子为什么喜欢诗词?从小教他背“朝辞白帝彩云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当他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真的对这首诗有兴趣吗?是未必的。早上辞别了哪儿,我要去到哪儿,我顺风顺水的走得好快……他不会产生兴趣,但是他可以对一个人产生兴趣——李白。他能知道原来李白在写这首诗的时候已经进入到了人生低谷,可是第二天天下大赦,他又到了一个心态的巅峰。他才知道,原来这个老爷子此时高兴得像我一样,像个小娃娃,写出了少年心性。他真的体验到李白心境的时候,他才真正懂得这首诗。懂诗和明白诗不一样,“明白”是明白意思,“懂”是走进了诗人的内心,和诗人有同感。但只是懂,并没有完成知识和背诵的结果,还要用其他的方式去辅助。我们又给150首诗做了150首音乐,让他听着歌就把这首诗就背下来了。

  那么知识怎么办?我们每一首诗又了做一个脱口秀,我们有一个IP叫“白马王子”,是王子牌的白色马桶,给孩子讲诗词的爆笑脱口秀,但其实是密度非常高的知识。知识讲完了,你怎么能验证他会背了呢?我们又做了150个闯关答题游戏,让孩子玩游戏,其实是接受了考试,最终验证他的交付效果。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能体会到给孩子做一个国学教材、国学内容有多难。我可能短短三五分钟的时间就说完了,但整个《凯叔诗词来了》创作过程用了三年半,才把这150首诗做透。我们给孩子传递国学,不能是站在成人的视角,而是真的俯下身,蹲在孩子面前,抬着头问他,你听懂了吗?你喜欢吗?只有这样,国学才能真正走到孩子的心里。

  包括我们后面做《红楼梦》,好多人说怎么给孩子讲《红楼梦》,这里边不都是爱情吗?《红楼梦》为什么不能给孩子讲?《红楼梦》里的人其实都是十二三岁的,黛玉多大?最大的王熙凤也是个女孩子。你换成孩子的视角去解读这个世界,会有不一样的体验。等孩子长大之后,他当然会有更丰富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作品,那是后面的事情。但我们在前面为他播下一个名著的种子,想想还是蛮有意思的。

  凤凰网文化: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麦小麦诗词奇遇》这本书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凯叔:其实刚才我聊到了《凯叔诗词来了》的音频,其实这也是这套书的亮点,它是从音频里脱胎而出的,但又不完全等同于音频。

  《凯叔诗词来了》的书,另外一个名字叫《麦小麦诗词奇遇》,讲的是一个不喜欢诗词的小朋友。他好讨厌诗词,但是突然他发现他们家马桶有一个功能,每一次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莫名其妙地通过这个马桶穿越到一个诗人的身边,感受这个诗人的情绪。为什么他心情不好,反而去感受诗人的情绪?因为人的情绪就是这些,能够左右我们的,无非是生老病死、爱恨情愁。哪怕是儿童的世界,都是和诗人相通的。所以他在每一集故事当中,都会和一个诗人相会,会和一首诗相会。

  而且,这本书扫码就可以听到白马王子的脱口秀,让孩子在哈哈大笑中掌握古诗词的基础知识。总之,它是一个可以独立学习诗词的好书籍,也是好故事,这套书不止可以看也可以听。

  凤凰网文化:能看出来您在国学启蒙和国学教育上有挺多的心得,那能不能请您谈谈,站在一个更宏观的国学教育的市场上来看,您觉得它目前最大的空白或者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凯叔:我觉得是距离感。我们都知道国学里边有太多的精华,没有一个人会说国学不该学,不管是成人还是孩子。可是怎么学呢?中间的桥梁在哪里?比如,我们是给儿童去传播国学,这是我们的使命之一,戴建业老师是给年轻人传播国学的。每一个传播的途径,每一个传播的爆点和方式,都是桥梁。我们现在就是桥梁太少了。像戴建业老师,应该越多越好,他真的能够把教授的姿态放下来,用自己非常自由的心态去解读国学。刚才他在台上讲的我特别同意,如果国学只能有一种想法或者一种观点,国学就死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这样,我们要通过大量的测试、大量的实验,去确定哪一种国学适合用什么样的方式讲给孩子听。

  比如刚才说到名著、诗词,我们怎么给孩子讲诵读?那是要研究洗脑歌曲的,要研究《小苹果》《江南style》《凤凰传奇》,研究为什么这些歌曲,大家听着听着就记住了,大妈都愿意跳,然后找到这里面的节奏型,再找到几种节奏型里边最适合《凯叔三字经》,最适合《凯叔千字文》,最适合《凯叔声律启蒙》的节奏,把它匹配起来,去讲给孩子听。你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三五遍,这么大的一段孩子就背下来了,其实是大量的实验才产生了这样的效果。所以我觉得传播国学还是要大家把心态放开,我们整个国家都是在改革开放,面对国学的传播和教育,我们也更应该把心胸放开,尝试创新方式。

  凯叔:我们好多人说四大名著还差一部。西游、水浒、三国都做了,红楼什么时候做?刚才已经告诉大家了,明年年初《凯叔红楼梦》会上线。《凯叔红楼梦》是从研究历代的红楼的画法开始,为红楼梦建立了一整套的视觉体系。从红楼的交响乐开始,把《红豆曲》《好了歌》《葬花吟》这些经典段落都做成了非常符合意境的音乐,然后我们会海选演员。最终选到的黛玉的声音、宝哥哥的声音,我一听“头发都能立起来”。所以写给孩子的《凯叔红楼梦》是特别值得期待的。

  我们到现在为止,已经做了将近3万分钟的国学内容,3000多集。其实国学的世界浩如烟海,很多很重要的典籍是没有做过的,《论语》是没有做过的、《老子》怎么给孩子讲?大人都听不懂,但是这一个一个的难关一定会去攻克的。

  凤凰网文化:2020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世界格局变幻复杂,在这样一个看起来瞬息万变的时代,您觉得中华传统文化里有没有哪句话或者某一个关键词,在今天最值得我们重提和思考的?

  凯叔:《论语》里边有一句话:“君子和而不同,同而不和。”我觉得特别适合2020年。我们都想追求“和”,但是“和”的前提是什么呢?是有大量的不同,才有“和”的欲望,只有接纳了不同,这个世界才能大同。孔子非常有智慧,古人非常有智慧。我们想追求的一个境界,一定是可以包容诸多的可能性。所以这句线年吧,也用这句线年——“君子和而不同”。

  凯叔:感谢国学大典给凯叔团队颁了这样一个奖项,这是对我们500多人的团队的一种鞭策和激励。凯叔们会记在心里,也希望国学大典越办越好,真正可以激励到每一个志在研究国学、传播国学的人,让国学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发扬光大。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热线电话: